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何二战结束后中国遣返日侨日俘日本女人却不愿回国

发布时间:2021-01-07 11:49:13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为何二战结束后,中国遣返日侨日俘,日本女人却不愿回国?

六十七年前,中国政府遣送百万日侨日俘,只追究不足200名有血债的东北日人,一个战胜国如此理性地为自己的耻辱史扫尾,如此以德报怨的国家行为,今天绝大多数日本青年估计已不知道。

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势力侵入东北,以旅顺、大连为起点,以南满铁路为中心,逐渐向铁路沿线两侧渗透移民。1920年,沈阳日侨不到五万,“九·一八”后,不到一年,激增至15万以上。因为,在日军大本营侵华计划中,满蒙不仅是他们辽阔的殖民地,也是他们的可靠后方,动员大批日侨移居满洲,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1927年7月,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专章讨论“对满蒙之积极政策”。

一些已经移居东北的日本浪人,乃“中国通”,杂居华人住宅区,负有监视任务,与日本特务机关保持紧密联系,汇报中国人的思想及活动。此外,他们贩卖鸦片、吗啡,开设赌场、烟馆、妓院,既害我国人又捞我金钱。日侨在东北的分布完全根据日军战略需要:南满密集北满稀少,大城市比小城市多,小城市比乡镇多,有工矿企业的地方多。乡村除日本浪人外,很少有日侨。

需遣返者逾百万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武器是放下了,50万关东军由苏军押回俄国(充任劳力),可这许多不请自来的日本官吏警宪及东洋移民,咋办?国府定策遗返。但是,仅东北一地,需要遣返的日侨日俘就逾百万。长春日侨联络处主任川岛武夫说:“1931-1945年,十四五年中,为了给大东亚共荣圈打好基础,拼命地将日本人移到东三省。这一时期,来到东三省的日本人由20余万增加到110万之多,还不包括30万日本军队。”日据时期,东北各大城市环境优美的区域,多半为日人住宅区。如长春的南湖公园、沈阳的大西路、万象公园,关东军总司令部附近地区。日本军营附近更是成了“日本国”,不准中国行人出现。旅顺、大连简直看不到中文广告招牌、路牌路名。

再据沈阳日侨联络总处1946年统计: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等地日侨25万-30万;长春、吉林、沈阳、鞍山、抚顺、锦州、阜新等地90万;旅顺、大连、营口、凤城等地约20万,加上内蒙约12万,共计150万-160万。日本投降前,先后逃回国的高官家属与富裕日民15万-16万,留下的日侨大多为军属、医务后勤、工程师教师、商贩服务人员,其中妇女占70%、儿童10%、老弱病残4%-5%,余下才是壮年男女。妇女中,营妓、舞女、歌女、妓女约占30%。

日俘区别对待

日本在东北实行的是奴化统治,仅举一两个小例:一、四平东郊一中国孩子放学回家,碰上一位日本小学生,这个日本小学生抽了中国孩子两个耳光,扬长而去,谁也不敢阻拦;二、1942年旧历年除夕,陈老三带小孙子上街买年货,孙子遇见同学,用日语对话,连动作表情也像日本娃。陈老三气得火烧,说:“你们这些东西,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你们是中国人,怎么光说日本话不说中国话?”孩子回答:“中国人的不好,日本人的好。老师说,中国人是与猪一样的蠢东西。”陈老三气得拉过孙子就打,迎面过来两个日本宪兵,问明原由,当下带走陈老三,作为反日思想犯押送到小丰满集中营。陈老三后来受刑过重,劳累过度,惨死在雪堆里……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遣返前,国民党政府发动各地群众前往集中遣运站指认有血债的日俘,或书面检察,挂上检举箱。但各地检举信总共才收到一二百份,所收战犯仅一二百人。“这种比例简直是笑话”。虽然当时东北百姓担心日本人是不是还会回来,即担心中国军队能否长期保住东北,但也多少说明我国人报复心不重,被奴役了14年,旅顺、大连地区甚至长达40年,并未要求集体报复,而是区别对待了绝大多数日俘日侨。

日侨不愿回国

由于长期居华,相当一部分日侨不愿回国,特别是在东北有产业的,害怕回国后找不到工作,生活无着。仅沈阳一地就留下200余日侨,其中50余人冒充中国技术专家。他们的中国话确实可以乱真,长相又与中国人“一衣带水”。

日本妇女更是大多不愿回国,尤其青年妇女,留华意愿强烈,争先恐后找中国男人结婚,不管什么条件,只要年龄不是相差太大就行。这一时期,嫁给中国人的日本妇女比此前十几年总和还多几倍。据国民党东北行辕“日侨俘管理处”处长李修业说:“遣送日本妇女回国在当时也是一个困难问题。与中国人同居的、做佣工的,不愿回去的日本妇女,据当时不完全估计,约在十万人以上。”不少跨国恋人生离死别,十分凄惨。还有中国军人放弃军籍,冒充日侨要与日籍女友同船遣返的。

日妇嫁人留华,除了已在中国这一现实因素,关键还是日本国内男人奇缺,战争将日本男人一拨拨征募上前线,回国后觅偶更麻烦,男人更稀缺。

被遣返者的惭愧与不服

国民政府为减轻东北人民负担,早日恢复正常秩序,希望尽快遣返日侨日俘,经费优先满足。因为,百万日人多滞留一天,人均每天耗粮1.5斤,就是150万斤,“因此必须尽一切努力,想一切办法,动员一切可能动员的人力,加速遣送。”葫芦岛保持每天“出口”1万-1.5万人。1946年11月底,最后一艘遣送船离岸,百万日侨日俘遣送工作才算结束。

日俘日侨带着或随着刺刀来华,如今被中国人平安送回。送别大会上,中国官员希望他们以后带着友谊再回来,有些日本人痛哭失声表示惭愧,有的则不服气。尽管战败了,多年养成的大和民族骄横感,使不少日侨日俘放不下征服者的颜面。他们大都没有失败感,认为他们既不是被中国人打败,也不是被美苏打败,投降乃天皇权宜之计,为了避免本土遭到严重破坏,保存国力,早日结束战争是为了将来重显国威。遣送船只一离岸,上船时还带点感谢的表情,这会儿对着岸上的中国人横眉竖眼、咬牙切齿、怒气冲天,明确表示不服。最后几艘遣返轮船离岸,许多日本人齐声高喊:“我们一定还要回来的,你们等着吧!”

六十七年过去了,那些希望“回来”的日本人当然没能再回来,也不可能再开着军舰“回来”了。1953年以后,中国先后再协助近四万日侨回国,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提前释放的日本战犯,也被顺利接运回国。

1970年代以后,有些日本人再次来了,不过这次他们带着资金带着友谊,其中自然也有人带着一丝不服气……无论如何,六十七年前遣送百万日侨日俘,只追究不足200名有血债的东北日人,一个战胜国如此理性地为自己的耻辱史扫尾,如此以德报怨的国家行为,今天绝大多数日本青年估计已不知道。可我们中国人却不能自我遗忘,我们在战后是这样对待侵略者的。

福州胃肠医院

石家庄精神病医院

杭州骨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