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我国野菜开发利用前景广阔辣根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13:12:27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我国野菜开发利用前景广阔

野菜是自然生长未经人工栽培的蔬菜。野菜生长在自然无公害环境中,被誉为天然“绿色食品”、“森林十品”。同时,野菜具有无污染、鲜嫩、清醇、芳香等独特滋味,营养价值高于种植蔬菜,大部分野菜还具有极高创药用价值和相应的保健作用。因而,野菜作为现代人渴求“回归自然”的野味食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睬。  野菜资源十分丰富  随着人们水平的提高,饮食结构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人们才意识到吃得好的含义是吃得科学,吃得合理。故而,食野新潮日趋流行,山野菜的药用、食用价值也显得有待开发。  “七五”、“八五”期间,我国发展蔬菜生产主要是靠扩大面积来增加总产量,以满足日益增加的市场需要。但是由于我国的耕地资源相对不足,尤其是城市向超大规模发展,继续扩大菜园子将受到限制,同时菜园子产出率较低。“九五”期间“南菜北”、“西莱东调”的数量由“八五”期间的400万吨至500万吨增加到900万吨至1000万吨,除必须依靠科学技术做到稳产高产外,还必须向森林资源开发蔬菜。所以山野菜的开发具有迫切的现实意义。  蔬菜的生产和供应是各国政府和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之一。我国政府明确指出,要根据城镇发展和消费要求变化,抓紧实施新一轮“莱蓝子工程”。所以,我国在“九五”乃至本世纪末蔬菜市场对蔬菜的要求,都给蔬菜的多品种及深层次的开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国许多省属多山地区,野生资源十分丰野菜在我国就有6000余种,常被零星采食的多达100余种。然而,我国目前对野生植物的开发利用量只有其蕴藏量的5%左右,大量的山野菜资源仍处于待开发利用状态,不能变为社会财富。以辽宁省为例,丹东、本溪、抚顺、鞍山、州、葫芦岛等地有浦公英、苑菜、刺嫩菜、山芹、霍香、苦菜、马齿苋、荠菜等一百多个常见野菜品种,但由于人们对山野菜的开发末引起重视,基本上是自采自食或零星销售,很难形成产业规模。  野菜产业可持续开发  为了更好地开发利用我国丰富的野菜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使之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我们认为有必要能进行野菜综合研究及可持续开发利用的新兴产业,即组织生态学家、栽培专家和育种专家进行野菜人工L栽培及品种选育研究,野菜工厂化育苗、野菜药用价值研究及食疗配方开发研究。  目前已人工栽培的野菜有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鱼腥草;湖北的荆芥;江苏的菊花脑和马兰头;黑龙江、吉林等地的蒲公英、景天三七、牛蒡;辽宁台安等地的苣荬菜以及广为人工栽培的荠菜等。目前虽有一些野菜品种已进行人工栽培,但种类还不多,尤其是一些珍稀品种极少有人工栽培。  食用野菜,除了供给人体营养素外,其所含特殊的营养成分还具有保健和医疗价值。如马齿苋有治疗肠、痢疾和糖尿病、心血管病的功效,色腥草有治疗肺炎和支气管扩张等作用。除对一些常见野菜作营养及保疗效研究外,更应扩大视野,对一些罕见珍稀的野菜作有关的深入研究。这样,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深入,野菜的特殊作用将对人类的健康做出新的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野菜除了有特殊的药用价值外,有的也会人体造成损害。据资料记载:小蓟(青青菜)常食可致人脾胃虚寒、血淤气滞;灰菜、苋莱、苜蓿、洋槐花等还合一种对日光过敏性物质,有的人吃后经日光照射而发病。因此,在注意研究野生营养价值及食疗作用的同时,更要加强对其安全性的研究。在强调野菜开发的同时,也要做好市场潜力调研,野菜毕竟是一种野生植物,口感风味及食用品质有时也不尽人意,有人喜欢,有人还不习惯。因此,在进行野菜开发利用时一定要注意种类选择和规模的大,以免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重视野菜生态环境的保护  我国地域广阔,野生资源十分丰富,据不完全统计,常见野菜就有近150种。近年来,野菜的开发利用已成蔬菜生产中的热点。但在开发利用中还应注意野菜资源与环境保护。野菜多生于荒坡野岭,深山密林,长期于自然野生状态。在过去小规模采集情况下,尚维持一种生态平衡状态。随着社会工业化的发展,处于荒野环境未追到破坏和污染的地域越来越少,便野菜的正常生长受到了威胁,在污染环境下生长的野菜,不符合健康的食用标准。过度的采摘,也是造成资源破坏的重要因素。珍稀的野菜种类或品种,常由于过度采摘而使种沉处边缘,即便是数量特别多的种类,不合理的采集也会造成再生产的困难。我国东北地区的猴腿、刺傲芽、西北的发菜等传统的山野菜,由于过度采摘,资源已明显地减少。  野菜是一种宝贵的植物资源,为了促使野菜的开发利用进入良性循环,人们必须加强环保意识,树立起可持续发展的思想观念。以便在未来的野菜开发中,将更加突出人与自然的关系,通过对野菜生长的了解,使人们强化环保意识,保持和人工栽培有机地结合,便野菜更多地走进现代人的生活,为我们的生活和健康,以及饮食结构增添更多的绿色产品。  “旧大陆”  传统的生产国(大多数来自古旧大陆)面临新世界葡萄酒在世界市场中引起的极度残酷的竞争。  分析家表明欧洲葡萄酒业正面临危机(2002年底以来逐渐开始形成),这是机构僵化造成的危机,这些机构勾画出了旧大陆葡萄酒领域的特征。僵化已经让新的竞争者“迅速抢占”了传统欧洲产品的市场份额。  大体上,欧洲生产者面临以下问题:  每个在法定产区或者葡萄种植和酿酒区控制指标的组织,以及其它的国家机构和超国家机构,它们在建立一套苛刻的生产葡萄酒的标准。这个标准将使以下内容成为法规的一部分:葡萄定植密度、每个法定产区允许种植的产品、以及用来加工成某种类型葡萄酒所需的最小和最大品种比例、同意使用的化学养分和被允许使用的葡萄酒工艺,以及种植的时间等。即使它有时意味着很多经济或商业限制,但每个生产者都应该遵守此标准。在葡萄酒商品化之前,葡萄酒需要被相应的葡萄种植和酿酒工会证明其具备“合格”的资格,工会才允许生产者在标签上注明产区。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在西班牙里奥哈红酒原产地资格命名的葡萄种植及酒酿工会(防止未经允许而种植的葡萄被送到酒窖)规定:每一辆装载葡萄的卡车必须由一名该工会任命的监督员在葡萄园脚下过秤。另一个监督员在酒库入口等候进行第二次检查:重量应该与第一次过秤相同。这还没完:如果葡萄种植园位于离接收葡萄地超过24公里的话,该卡车应该停靠在路程中间一个明确的地方,在那里接受第三个监督员的另一次过秤检查。  原产地控制命名以米划分产区。例如,因为一条10米宽的道路,这边属于波尔多法定产区的葡萄园,而另外一边有可能属于上波尔多法定产区。这样一公顷土地的价格就非常不一样了,因为这取决于它是属于这边还是属于那边。圣米里翁产区的优等酒庄分类也是同样的道理。某些小块地有权得到该产地命名,而其它5米以外的土地就没有这种权利。很显然,葡萄酒最终的价格就不是一样了…  在法定产区外种植葡萄园是严格禁止的。土地价格猛涨,费用被加到葡萄种植园成本和酒庄的运营费用中,这样引起生产成本过高,却能够角逐新世界葡萄酒的竞争,显然这样的情况要使葡萄园业主信服是不可能的。悲惨的景象可以从业主酒庄的数量上得到证明:波尔多人的酒庄不是被卖掉就是在清算中(不止1000个酒庄)。  欧洲所有权的许可已经达到了极限。在新世界葡萄酒产地,获得所有权和几百公顷葡萄园是很平常的事情。在旧大陆,通常葡萄园的面积不超过几十个公顷,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在勃艮第,葡萄园的面积是用英亩来测量的。这意味着酒庄的生产能力只是几千瓶酒的生产量。产量超过500,000瓶葡萄酒的欧洲的品牌几乎不多,超过百万的则是少之又少。微薄的产量来支撑总成本,因此葡萄酒需要卖得更贵些。  经常,因为葡萄酒的特效性(例如索甸葡萄酒)、品质标准或者土壤地貌等特性,在葡萄种植园区的工作以及摘葡萄的工作都是依靠手工完成,这也是葡萄酒比较昂贵的原因,更不用说欧洲国家昂贵的劳动力成本。  多数企业生产者是小型的家庭企业,他们的结构不允许他们在市场营销方面通过大量的投资,来巩固它们的产品在原产地市场或者国际市场上的定位。

军团荣耀百度版

幻影战争单机游戏

忘仙ol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