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惶惶地惶惶中-【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08:18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6、荒野

很晚了,可是,李灯还没有睡着。

他似乎觉得这一夜他不该在这个小镇度过,而应该在j市,在44路车总站附近他租的那套二居室的房子里。至少应该在路上。

走廊里有脚步声。

李灯猛地坐起来,竖起了耳朵。

那脚步走走停停,越来越近。

是谁呢?其他旅客?值班人员?挑担的人?

那脚步声终于停在了他的房间前,慢慢叩响了门。

"谁!"李灯惊慌地问。

"是我,彭站长。"

李灯来到这个小镇之后,文化站的这个彭站长一直陪着他。李灯松了口气,爬起来,打开门。

果然是彭站长。

他笑笑地站在门口,说:"李记者,有一个人他今晚开车去j市。你不是很急吗?你想不想搭他的车?课叶妓岛昧恕?quot;

"现在就走吗?"

"对。"

李灯想了想,说:"好。"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

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跟彭站长走了。

两个人在小镇寂静的街道上朝前走,只有鞋底磨擦地面的声音。

再次走过那个十字路口时,李灯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没看见那个挑担的人。

"你看什么?"彭站长问他。

"没什么。"李灯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同时加快了脚步。

走出两条街,果然看见一台面包车停在路边,发动机"突突突"地响,更像拖拉机。那车在等他。

彭站长为李灯拉开车门,让他钻进去。然后,他到前面跟那个司机打了声招呼,车就开动了。

李灯隔着车窗跟好心的彭站长挥了挥手,车就开过去了。

前面的路面被车灯照得一片惨白,四周是无边的黑暗。李灯看到的一直是那个司机的背影。

一路上,那个司机没说一句话。车很颠簸,很快就把李灯摇困了,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灯被一阵铁器的敲击声惊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车停了,那个司机正在发动机上捣鼓着什么。

"怎么了?"

"车坏了。"

j市一下子变得遥不可及了。李灯一下沮丧到了极点。

"走出多远了?"

"40公里吧。"

"能修好吗?"

"不知道。"

外面的风大了起来。

那司机似乎修不好了,他把手里的工具往旁边一摔,朝椅子上一仰,不动了。

漆黑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过往的车。

李灯探身看了看,发动机的螺丝断了,已经歪向一边,肯定是走不了了。

"打电话请求救援吧。"他小声说。

"这鬼地方,谁救你?"那司机有点不耐烦了。

李灯的心里又感到了恐惧——怎么这么倒霉,又跟一个陌生的司机抛锚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了……

这时候,他注意到这个司机的头发很长。他突然想,这个司机是谁?他今天夜里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彭站长认识他吗?

这司机一直不回头让李灯很害怕,可是,他也同样害怕他突然转过头来,他担心他脑袋的前半部没有脸。

那司机终于说话了:"你走吧。"

李灯愣了愣,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前面不远有一个镇子,你到那里去住店吧,明天坐长途汽车回j市。你总不能在这里坐一宿。"

"那镇子有多远?"

"不到两公里。"

"好,谢谢。我走了。"

李灯巴不得立即离开他。

这一夜特别黑,很罕见。

李灯下了车,磕磕绊绊朝前走,好像走在一个巨大的黑洞中,眼睛睁开和闭上没什么两样。

回头看,那台车被吞没在黑暗中,连一点轮廓都看不见。但是,他能感到那司机在车窗里一直冷冷地看着他,那眼睛像猫头鹰一样,他甚至能看清李灯的毫发。

李灯走着走着,根本没看见什么镇子,前面也没有一丝灯光。

他犹豫了。

他停下来,四下张望,终于看见远离公路的地方有一点光,好像是有房子。他立即顺一条小道走过去。

那光很远,李灯走着走着,竟然看不见那灯光了。

他感到很奇怪,但是,已经走到了这里,他只有继续走。

又走了好长时间,那光又出现了。

李灯终于接近了它。

那果然是一个房子,它孤零零地立在这一片荒野里。

它有很高的青砖院墙。公路在高处,可以看见窗子里的光,走下公路,那光就被院墙挡住了。

他壮着胆上前敲了敲门。

没人应。

他感到那院墙的木门没有闩,冒昧地一推,那门发出鬼故事里的声音:"吱——呀——"

他走进去,趴在窗子上朝里看,屋里点着蜡烛,却没有人。

他在院子里喊了几声:"有人吗?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

院子里有草,草里有蚊子,它们?畹莆Ы斯础?a target="_blank" href="http:///d/">

他感到这房子很像是一个圈套,想退出去,却没有勇气。他预感到在暗处布置这个圈套的神秘之物决不会这样轻易让他离开。

他索性走进了那间房子。

这里好像是一个羊倌住的地方,气味难闻。

屋里有一张简易的木板床,有一只裂缝的柜子,还有一个砖垒

的锅灶,一堆干草。

那柜子上有吃剩的馒头和榨菜,都风干了。

地上有一本小人书,残缺不全,是《西游记》。

朝上看,屋顶没有吊棚,露出房椽和房檩。有很多蜘蛛网。

"扑棱"一声,一只老鼠飞快地踏着那本小人书跑过,钻到一个黑黑的洞里去。

李灯想,

这房子的主人是不是去院子外解手了呢?他决定坐下来等。

很长时间过去了,不见有人出现。

李灯越来越感到怪异——假如,这房子没有点蜡烛,那么就说明这是一个没有人住的废弃的房子。可是,蜡烛点着,怎么会没有人呢?

那是一支白色的蜡烛,它闪闪跳跳,一点点减损着寿命。

李灯想:这蜡烛终于会熄灭,我不信主人一直不出现。

一阵风吹过,蜡烛闪了一下,被吹灭了。就在这时,门"哐当"一声,有人走进来。

此时房子里伸手不见五指,他和李灯互相都看不见。

咋这么巧?蜡烛一灭,这个人就进来了!

李灯害怕起来,站起来,说:"师傅……"

对方好像一下就停住了脚步,在黑暗中朝李灯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低低地问:"你是谁?"

李灯听得出,他是一个不年轻的男人:"我是一个过路的,车坏了,想借一宿。刚才我喊了半天,没有人,就进来了……对不起。"

那个人想了想说:"我也是过路的。"

"你知不知道这房子的主人去哪儿了?"

"不知道。"

李灯越来越觉得可疑。他想了想,试探着说:"那你能把蜡烛点上吗?我没有火柴。"

他想看看这个人的脸。

"我也没有火柴。"那个人冷冷地说。

完了,李灯的心抖了一下,他不可能看清这个人的长相了,尽管他跟他就近在咫尺。

李灯摸黑躺在了床上。接着,他听见那个人躺在那堆干草上的声音。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风停了,这荒郊一片阒寂。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

李灯什么都不敢想,他全神贯注地聆听这个一直没看到面孔的人。

那个人像死了一样,一点声息都没有。他不翻身,不挠脑袋,不打哈欠,不咳嗽,甚至李灯都听不见他的喘气声。

"你一个人赶夜路去哪里?"李灯想和他搭话。

他竟没有回答。

停了停,李灯又问:"你怎么发现这个房子的?"

他还是无声无息。

李灯在黑暗中很尴尬,硬着头皮又问:"你是种地的?还是做生意的?"

南昌试管助孕成功率有多少

试管婴儿移植后感觉是怎样的

商丘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