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浙江淘汰落后产能下猛药副市长外号限电-【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07:31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浙江淘汰落后产能下“猛药” 副市长外号“限电”

浙江的产能风暴,在十一五的最后一年愈演愈烈。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此前公布的“史上最严厉落后产能淘汰计划”,昨天是浙江淘汰落后产能的大限之日:截至这一天,属于政府限定落后的生产能力都必须被淘汰,涉及企业数量有180家之多,水泥企业最多。

兰溪是浙江的“水泥王国”,眼下这里正成为浙江的高耗能地区,记者走进这个节能降耗的风暴眼。

风暴在昨天停了下来,但谁都知道,这并不是结束。

徐晓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最后一座被列入淘汰名单的砖瓦窑昨天拆除。

作为兰溪经贸局的副局长,他这一段时间的最大任务,就是完成市里和省政府签订的淘汰落后产能的经济责任状。

昨天是最后一天,这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省长给各地一把手写亲笔信

历史上这座沿着兰江建立起来的小城市,曾经被称为浙中的“小上海”。

但是兰溪大踏步前进的步伐在前几年突然放慢了,城市市区的房价远低于周边的浦江和永康。“这几年兰溪的水泥产业发展势头不错,但没以前那么猛。”兰溪市政府一位官员说。

兰溪地区是全国水泥生产基地,鼎盛时期这里的产量占到华东地区的1/10,有大大小小超过20家水泥企业。

而能源紧缺、急风暴雨般的环保新政,再加上产能过剩,让兰溪的水泥企业一下子“慢”了下来。

“这次淘汰落后产能,也是企业一个升级发展的契机。”当地政府显然比外人更加有决心。

按计划,今年兰溪需要关停淘汰6台总能力60万吨的水泥粉磨机组,2座砖瓦窑和1000万米印染落后生产能力。

徐晓卿的压力可想而知。7月初,省政府宣布要求淘汰这些落后产能,随后省长给各个地方一把手写了亲笔信,“就是要求各级政府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完成这个任务。”

不久之后,兰溪市的一把手也收到了金华市委书记和市长签署的相同内容的亲笔信。

“这可是一项政治任务啊。”徐晓卿说。

多数老板提前关掉了机器

不过,形势看上去比当初估计的要好。

兰溪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耗能大市,全市去年能源需求有259万吨标煤。“很多县级市100万吨都没到。”徐晓卿说。

除了因为有像水泥企业这样的耗能大户外,落后产能也消耗了大量能源。

当徐晓卿带着局里的工作人员跑到企业时,大多数的工厂老板提前关掉了机器。

这是意料之外的:企业并没有哭哭啼啼甚至阻挠他们的工作。

“淘汰掉,当然有损失,但现在这个成本,我开着也是亏。”一位水泥企业老板无奈地说。他的厂有一台这次被列入淘汰名单的粉磨机,每生产一吨水泥大概要耗电40度,而现在行业平均水平是30度。

“我如果用这台机器满负荷生产,它给我造成的能耗浪费,一个月就抵得上这台机器的价格了。”

一年节省近2000万元.

显然,在生产成本大增的现在,大多数老板比官员们更懂得市场的竞争法则。

“我们投入了近4000万元,用来改造生产线,淘汰之前的落后设备,每年节省的电费,早已超过了投入。”兰溪南方水泥副总赵庆红说。他们水泥厂产量2500万吨,在技术改造之前,属于兰溪典型的耗能大户。

前段时间,对生产线上的高温风机变频进行了改造,每生产一吨水泥熟料,能节省2度电,整个生产线一天就能省5000多度电。“这一项,一年就能为企业节省近2000万元成本。”

成本下降之后,水泥的卖价自然更具竞争力了。

市场竞争之下,企业在为自己粗放式生产付出残酷的成本之后,现在不得不回过头来检视自己的生产工艺。

管有序用电的副市长成了“陆限电”

陆献龙是兰溪主管工业生产的副市长,他最近有点“不高兴”,“他们给我取外号,叫我‘陆限电’。”

这位被称为“限电”市长的官员,是兰溪有序用电应急协调办公室的组长。从今天开始,兰溪的水泥企业又要轮到为期15天的限、停电了,这已经是7月份开始的第三次停电了。

显然,对高能耗企业的停电政策,正是政府淘汰落后产能组合拳里的一部分。

浙江省统计局副局长王杰表示,“十一五”前四年浙江单位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17.3%,今年只要再下降3.2%就能完成任务,但上半年的进度不理想,全面完成节能降耗目标的压力非常大。

而在兰溪,今年万元GDP能耗下降的目标是3.48%,但上半年万元GDP能耗却同比上升了2.85%。“这给完成今年节能降耗目标带来比较大的压力。”兰溪经贸局一位官员坦承。

于是,限制高能耗企业的用电,成了政府的一个有力抓手。

供电局开出罚单超50张

兰溪的水泥老板们从今晚开始又要通宵巡逻了:他们自发去检举揭发同行有没有偷着用电。

而当地供电局的5楼,也成了老板们经常跑的地方。

兰溪的有序用电办公室就设在这里,经贸局每天下午都在这里办公。在他们坐下之前,桌上就会放着一份昨天的兰溪工业用电情况。

“如果有人偷偷用电,我们就按规定,进行处罚。”处罚的内容很简单,对偷电的企业延长限电的天数。

这两个月,从这个供电局5楼开出去的罚单已超过50张。

这像是一个原生态的商业社会,在刚开始的时候,有的老板甚至还会故意“怂恿”同行去“偷电”,用来试探限电政策到底严不严。

“我们用的是铁的纪律,铁的手腕。”在政府工作人员眼里,眼下的节能减排及淘汰落后产能,是绝对不容违反的“高压线”。

另一方面,政府也私下承认,为什么这些水泥老板会乖乖停产,是因为在他们手上有个能源综合利用资金的补贴,这笔钱够得上企业一年的利润了。

“现在,兰溪的节能降耗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我们的居民生活用电基本没有受到影响。”徐晓卿说。

也有人对现在这种“运动式”的突击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有不同的看法。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员、原材料司巡视员贾银松就表示,节能减排应与淘汰落后,兼并重组,技术改造等结合起来,应该疏堵结合,不是简简单单关停。(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固性改性聚苯板价格

昆明官渡俯仰式立体停车位租赁

现磨豆浆原料

膜结构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