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只龙虾引发的盛宴CVPR亚洲人工智能学者聚会IJCVAsiaNight十位大牛都说了什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2:55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IJCV 亚洲之夜”嘉宾合影

雷锋网导读:CVPR 2017 期间,国际计算机视觉顶级期刊 IJCV 举办了“IJCV 亚洲之夜”宴会。IJCV 首位华人主编汤晓鸥教授,邀请了 CV 领域的海内外知名亚洲学者如沈向洋、李飞飞、张正友、金出武雄等,与大家分享对亚洲 CV 学术实力崛起的观点、自己职业生涯中经历的那些事,以及对年轻人的寄语。一起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计算机视觉领域的顶级会议 CVPR,正在夏威夷火奴鲁鲁召开。夜夜笙歌的小岛上,突然多了批面容稳肃的计算机科学家,其中不乏亚洲面孔的顶级 CV 学者。

都有哪些海内外闻名的亚洲学者?

举几个例子: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全球研发负责人沈向洋;

谷歌云首席 AI/ML 科学家、斯坦福副教授兼AI 实验室负责人李飞飞;

IJCV 创始主编、CVPR 创始主席之一的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金出武雄(Takeo Kanade);

前IJCV 主编、东京大学教授Katsushi Ikeuchi;

ICCV 2019 大会主席、TPAMI 副主编、首尔大学教授 Kyoung Mu Lee;

CVPR 2017 程序委员会主席、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刘燕西;

CVPR 2017 程序委员会主席、西北大学教授吴郢。

而上述学者,均于 24 日晚聚到了会议中心旁举行的 IJCV 宴会——“IJCV 亚洲之夜”。一同出席的,还有两位今年的 CVPR 大会主席:

微软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张正友,以及马里兰大学教授 Rama Chellapa。

本次 IJCV 宴会由微软研究院、商汤科技以及中国联通赞助。主持宴会上讲座的,是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

这些 CV 大牛在宴会上分别进行了简短讲座。作为受邀媒体,雷锋网也出席了本次晚宴,并将各位亚洲学者的讲话要旨进行了整理。但首先,对于不熟悉 IJCV 的读者,我们先来介绍一下 IJCV 是什么,以及今晚宴会的意义。

IJCV 与它的第一个华人主编

在计算机视觉领域,不得不提两个殿堂级的学术期刊:IJCV 和 TPAMI。

后者全称为 《IEEE模式分析与机器智能汇刊》。IJCV 则是“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puter Vision” 的缩写,即《计算机视觉国际期刊》。它们与 "ICE" 顶会(ICCV、CVPR、ECCV)一道,代表了 CV 界的最高学术水平。

可惜的是,尽管 CV 研究经历了多年爆炸式增长,华人学者也已占据半壁江山,作为 CV 领域的顶级期刊,IJCV 却从来未有华人担任主编。

现在,这个情况终于发生了改变——雷锋网了解到,国内 AI 学者中极具声望的汤晓鸥教授,已当选为 IJCV 历史上的首位华人主编——至此,顶级 CV 学术期刊的最高评审桌上,终于有了来自中国的声音。

顺便说一句,这已经不是汤晓鸥教授第一次受到学界瞩目:

其发明的人脸识别技术 Gaussian Face/Deep ID,是世界上第一个超过人眼识别能力的计算机算法;

2009 年,他摘得 CVPR最佳论文奖——是 CVPR 历史上首篇获此奖项的亚洲论文。

出任 ICCV 2009 程序委员会主席,ICCV 2019 大会主席。

嘉宾讲座

汤晓鸥教授用他惯有的幽默为大会开场:

“今晚宴会的关键词不是 IJCV,也不是亚洲,更不是夜晚,而是龙虾。我在波士顿 MIT 读书时,经常去一家小海鲜店,那里波士顿大龙虾减价时只卖 2.99 元一斤,很便宜,我总买一只当晚餐,很好吃。前几周在北京,我在酒店点了麻辣小龙虾,发现一只小龙虾要 20 元 RMB,相当于 3 美元一只。相当于美国当年大龙虾的价钱了,于是我决定在夏威夷开会期间请大家吃大龙虾宴。争取把机票钱省回来”

而亚洲力量的崛起,是“IJCV 亚洲之夜”宴会讲座上当之无愧的主题。

沈向洋,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全球研发负责人

在汤晓鸥教授的欢迎致辞后,沈老师首先回忆了微软亚洲研究院作为中国计算机科学界“黄埔军校”、将人才输送至中国大半个科技圈的传奇历史——尤其是其视觉计算组,沈老师和汤晓鸥教授先后担任其负责人。而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视觉计算组做研究的人,很多已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顶尖学者与研究员。

接下来,沈向洋老师简单盘点了亚洲在世界顶级CV 会议中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不算澳大利亚,1990 年至 2019 年,共有五场 ICCV 已在/将在亚洲举办:ICCV 1990 和 2009 在日本,ICCV 1998 在印度,2005 年在中国,2019 年将到韩国举办。

在 CVPR 三十多年的历史中,组委会中也不乏顶尖亚洲学者的身影。

但这显然不是终点。沈向洋老师强调帮助、培养年轻一辈学者、研究员的重要性,使得亚洲 CV 社区不断壮大:

“我们应该把 ACCV 发展到 ICCV/CVPR/ECCV 的层次。”

“亚洲 CV 社区应当有更多的合作,我们需要更多地参与亚洲计算机视觉协会。”

Katsushi Ikeuchi,东京大学教授

作为 IJCV 的上任主编,Katsushi Ikeuchi 教授与大家分享了他所整理的几组 IJCV 数据,以及对真正的“人工智能”的看法。

Katsushi Ikeuchi

在 IJCV 的录取的论文中,约一半来自欧洲,三分之一来自亚洲,剩下的一小半来自北美。而北美的学者里,又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亚洲。

但这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趣的是谁读了这些论文。如上图,Katsushi Ikeuchi 教授向大家展示,在 IJCV 论文的总下载次数中,北美占 20%,欧洲仅占 23%,而亚洲足足占到了 49%——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近几年亚洲的 CV 乃至深度学习研究进步如此之快。而如此规模的论文研习基础,这也让人对亚洲学界的人才储备保持乐观。以此看来,亚洲 CV 以至深度学习研究的崛起,不但是进行时,还将有充足的动能保持高速发展。

最后,对于大众想象中具备自我意识的终极 AI,以及对此的担忧;Katsushi Ikeuchi 表示,我们需要研究如何塑造 AI 的灵魂,让其成为哆啦A梦式的人类之友,而不是对我们恶意敌对的智能体。

金出武雄,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

随后分享的,是德高望重的金出武雄教授。在场的许多大牛,包括李飞飞,都与金出教授有过传道解惑之谊,受到其很大的影响。

身为IJCV 两位创始主编之一,金出教授说道:“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小窍门,怎么搞出一个影响力的学术期刊”。

这个“小窍门”,是创刊之初就出奇严苛的IJCV 论文录取规则和标准。

当时,作为一家新诞生的期刊,IJCV不但坚持所有论文在其首发,还以极高的评审标准让不少抱着试一试心态投递的论文被拒。很快,在 IJCV 上发表论文就成了一件很有说服力的事;它也迅速成为 CV 领域影响力最大、质量最高的两家期刊之一。

Rame Chelleppa,马里兰大学教授

Rame Chelleppa 是 CVPR 2017 的三位大会主席之一,他首先向青年学者们科普了 CVPR 的历史沿革,然后对其学术道路上的各位引路人表示了感谢。

1983 年以前,CVPR 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PRIP”。这个名字从 1977 年 PRIP 大会创立一直沿用到了 1982 年。当年,PRIP 的重心有三个:图像处理、模式识别以及 CV。后来 CV 的角色越来越凸显,促使大会转型为 CVPR。

他表示,自己并不喜欢“人工智能”这个名词,AI 应该指代的是“增强智能”——“AI equals to augmented intelligence”。绝大多数的 AI 研究并不是在人为创造什么全新存在,而是谋求增强人类的能力,成为佐助我们进行决策的工具。

Kyoung Mu Lee,首尔大学教授

Kyoung Mu Lee 教授是国际 CV 社区非常活跃的韩国学者,不但是 TPAMI 副主编,还将担任 2019 ICCV 大会主席。另外,首尔大学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合作拿下了 ACM Multimedia 2018 的承办权。大会将于 2018 年 10 月 22 至 26 日在首尔举办,Kyoung Mu Lee将出任大会主席,微软亚研的梅涛老师将出任大会程序委员会主席。

Kyoung Mu Lee 教授还与在座的亚洲学者分享了韩国 CV 社区与会议的情况:

KCCV,即韩国计算机视觉大会自 2014 年开始举办,参会人员超过 350 人。

去年七月,韩国计算机视觉协会 KCCV 成立。

李飞飞,斯坦福大学副教授

讲座伊始,李飞飞老师重申了牛顿的那句名言:“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向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无数先辈致敬,表示自己只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一名学生。

随后,飞飞老师对在职业道路上获得的支持、以及给予支持的人们表示了感谢——包括启发良多的朱松纯教授,提携照顾自己的黄煦涛教授,提供了许多宝贵建议的沈向洋老师,以及支持 ImageNet 的李凯教授。飞飞老师还对相信自己、在研究中付出的学生们表达了感谢,尤其是邓嘉和李佳。邓嘉在无人愿意参与 ImageNet 项目情况下,凭着对飞飞老师的信任接下这一任务,ImageNet 应当归功于他。而李佳追随李飞飞老师换了三所学校、不得不进行三次博士资格入学考试。

另外,李飞飞老师还列举了一个让在座亚洲学者心情振奋的数字,展示 CV 领域亚洲力量的崛起:

在本届 CVPR,有超过半数的录取论文,其第一作者是亚洲人。

这是一个堪称标志性的事件。

飞飞老师讲话完整版请见雷锋网此前报道。

张正友,微软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张老师同样对职业生涯中给予自己支持的导师与前辈,表示了感激,包括 Oliver Faugeras、Nicholas Ayache 与 Thomas Huang。

当谈及自己的第一篇论文,他表示,现在回头再看这篇文章,当时自己英文写作的语法存在很多问题,感到有些汗颜。但这篇论文仍被第二届 ICCV 收录,他开玩笑说:“或许那个年代的人比较宽容”。他以此鼓励如今的青年学者,以更积极的心态看待自己的不足。

回顾研究生涯,张老师表示自己做课题比较慢,并不多产,通常两年才发布一篇研究论文,连续多年均是如此(如下图)。而在两年时间内,自己就扎下去只专心做一个课题。虽然产量不大,但凭借多年苦心钻研倒也获得了同行的认可。借此,张老师对现在的青年 CV 研究员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要静得下心,要沉得住气。”

选一个自己打心眼儿里对它有信心、感兴趣并且有价值的课题,不断做下去,想着把它做成。

这些话很简单,但知易行难。若真能十几年如一日坚持下去,当无愧"学者“二字。

吴郢,美国西北大学教授

吴老师讨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Asian blind”,这是现有论文引用范式造成的,无法通过姓名在 reference 和 citation 中辨识亚洲作者的问题。

众所周知,现有的主流论文引用格式均只露出作者的姓。随便举个例子,下面是某篇论文采用哈佛标准的索引:

Zhang, W., Lin, Z. and Tang, X. (2009). Tensor linear Laplacian discrimination (TLLD) for feature extraction. Pattern Recognition, 42(9), pp.1941-1948.

注意到作者的名只有首字母了吗?仅通过姓的拼音和名的首字母,很难一看看出这个人是谁。比如,“Zhang” 可能是“张”也可能是“章”,但姓张的实在很多,CV 圈也不少,“Zhang, W.”提供的作者身份信息实在有限。这一方面是中国的许多姓太古老,导致大姓横行。另外,现有的论文引用格式在当年由西方学者制定,而欧洲语言姓名的情况与中国正好相反:重名的特别多,比如 John、Jack、William、Edward 等等。

因此,吴老师提议采用一种新的论文引用格式,对作者人名用全称。对此,作为宴会主持人的汤老师表示了赞同。

刘燕西,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

刘老师本是电气工程与物理学专业出身,博士才转向计算机专业。她非常强调跨学科学习背景带来的好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刘老师向大家播放的一则鲀鱼(Puffer fish)建造沙堡的短记录片。

鲀鱼的沙堡

出于吸引雌性的动机,雄鲀鱼会在交配季节不眠不休花费一周的时间,在海底的沙床建造出这样一座令人叹为观止、仿若遵循某种自然规律的图案,作为与伴侣共度春宵的爱巢(视频的油管地址见这里,需翻墙)。鲀鱼大概是自然界最出色的工程师与艺术家,在它身上,科学与艺术,工程与美,实现了完美的协调。

或许,计算机科学与 AI 技术,也能实现这一点?

彩票计划手机版

只爱三国星耀版

极武尊变态版

热血猎人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