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何帆再不加快经济转型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发布时间:2021-01-08 03:48:01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何帆表示,他对于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和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主要有三方面:第一,风险不在现在而在未来;第二,风险不在国内而在国外;第三,风险不在经济而在政治。

他指出,我们必须认清楚一个问题,就是再想维持过去的发展会越来越困难,这也为什么在“十二五”期间我们的主线就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的原因。

他表示,在当前的情形下,我们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否则将有可能会遇到非常大的风险。

以下是现场文字实录:

何帆: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我们这个论坛,有这个机会和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最近研究中国宏观和世界经济的一些新的体会。

我原来准备了一个PPT,害怕时间可能不够,所以我就不放这个PPT,简单谈一下我的观点。我主要想跟大家介绍三个对未来的判断:第一,风险不在现在而在未来。第二,风险不在国内而在国外。第三,风险不在经济而在政治。

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对中国经济看空的言论,比如说章总也谈到了,前一段人民币突然出现贬值,还有在国外明显看到有很多国外人士对中国现在非常不看重,非常不看好。中国的地方政府有很多基础设施的投资出现了坏账,中国的银行马上要破产,中国的经济发展要出现硬着陆。

实际上所有的担心并没有,从我和老外这么多年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老外认为中国出现的问题,中国都不会出现。中国经济尽管出现了往下走的趋势,是我们原来希望能够做到的,我们原来说经济过热,我们现在是在逐渐走向软着陆。

原来我们担心的是中国通货膨胀,现在来看,导致中国通货膨胀比较高的因素基本上都已经消失,或是减弱了。我们原来经济过热现在经济平稳的着陆,货币政策非常宽松,异常的宽松,现在货币政策基本上收得相当紧了。过去我们的石油、原材料、农产品都在大幅上涨,现在这些商品价格基本上处在低位振荡的形势,总体来说我们明年可能是经济增长的速度会稍微放慢,但是通货膨胀的压力也会相应的减少。

明年中国政府想维持比较高的经济增长,应该说问题不大,中国还有很多空间。一个是我们的投资在短期不会下降,我们的投资主要是以政府的投资为主。对于中国来说,现在投资机会还非常多,修完高速铁路还可以修地铁,还有很多基础设施,像电网、宽带等很多基础设施会开展。

另外就是消费,我们大家都看到。还有一个投资,我们在“十二五”期间新兴战略性产业的投资。另外社会保障,社会保障住房的投资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冲私人房地产投资下降带来的缺口。

从消费来看一个是中国面临的问题是收入差距在拉大,整体的收入水平普遍在提高,尤其是城市化的过程中,消费的结构有所改变,在人口年龄阶段,中国40岁到50岁,这个比例的人占的比重比较大,这部分人是收入相对是最高的,包括消费也是最高的。我们看消费会有一个缓慢的提高。

出口明年肯定会形势非常糟糕,我们即使出现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不会出现在2008年第四季度的负面的打击,2008年以来我们的出口部门已经进行了一些调整,有些竞争力比较差的企业已经淘汰出局了,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相应来说发展的速度比较快,总体来讲风险不在现在,为什么说风险在未来呢?

如果我们继续维持现在的发展,未来我们的风险真的比较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刘主任对中国的未来有一个判断,中国的未来是一个阶梯式的,现在中国经济增长在9%以上,今后可能到8%左右、7%左右、6%左右,一节一节往下。我们担心的是什么呢?可能不是一个阶梯的往下走,我们担心的是中国的经济可能还会过分的好,明年可能还是9%,后年还会是9%,忽然从9%蹦到3%。

现在的发展模式是高度增长,很有潜力。一旦把这些潜力全部都用完以后,又没有出现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问题就比较大。为什么我们说老外担心的不是真正的问题呢?因为这些问题中国人很早就知道,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这个风险也就不是风险了,真正的风险是大家没有意识到的风险。

对于中国当前,包括明年来说,最大的风险可能不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国内,而很有可能是又一次出现外部形势的恶化。现在三大主要的经济体,中国人得了心脏病到医院做搭桥手术,欧洲人不太愿意去做手术,嫌麻烦,每一次出问题赶紧掏出一个速效救心丸,就缓过来了,好象没问题的,但是你的病还在。

如果欧洲没有拿出一个有效的、全面的救助计划,欧洲可能会很惨,欧洲一定会死于大面积的死亡。我们现在看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已经从最开始的希腊和葡萄牙这样的小国的危机,已经逐渐蔓延到包括意大利,包括西班牙这样的大国。甚至法国和英国都受到影响。法国现在的信用调低,我刚刚看到新闻,说英国比我还差,应该英国先调低。

如果意大利和西班牙调低,带来的影响将和希腊和葡萄牙远远不一样。还有没看到什么办法可以解决银行的危机,相对于债务危机银行的危机更严重,债务危机的解决卡在政治和经济,而是德国不肯掏钱,因为他希望能得到对他更有利的条件。这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现在欧洲病人处在大出血的时候,这是止血的最重要的时机,如果一直采取把危机推到战争边缘,迫使回到谈判桌,如果你采用这种战略可能一不小心会跨过这个界限,回到谈判桌,因为市场部总是听政府的话。

欧洲的问题继续恶化,有债务的危机、银行的危机,美国的金融机构当初风靡的时候,市场的杠杆有很多,以房地产为基础的一些金融产品,但是欧洲的银行大量的是南欧国家发行的欧元的国债。如果欧元国债调低,市场价格降低,某种程度上会重新放眼从2007年、2008年我们看到金融机构一个一个倒闭的故事。

如果国债的评级降低,银行一定会出现投资亏损,然后风险管理、杠杆也会降低,杠杆率降低,资本资又减少了,能够安全的风险投资比较少,你要卖出多余的金融资产,其他的金融资产的价格也会下降,你进一步的亏损。这是螺旋形的下跌。比如说像我们的香港特区,香港是一个金融中心,香港和欧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在国际金融市场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动荡非常难讲,这就是欧洲现在出现的问题。

美国得的病是癌症,一时死不了,但是癌细胞会不断的扩散,债务的癌细胞在吞食美国。好处是美国真正做手术,把这个肿瘤切除掉也很可能活过来,因为都是相对的,美国的经济的确不行,但是欧洲经济更不行。也许欧洲经济死掉了,他又踩着欧洲的经济又爬起来。实际上未来十到十五年美国很难解决债务问题,因为财政收入很难增加,财政支出很难减少。随着美国债务余额占经济的比例已经超过100%,这个时候他为债务的利息支出占他的收入中的比重越来越高。你还债要不停发新债,很难再回到原来健康的状态。

日本得的是老年痴呆症,日本原来像中国一样,势头很猛,日本经济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也在10%增长,日本80年代的时候雄心勃勃超过美国。哈佛大学说日本第一,现在日本债务第一,债务余额占GDP比例已经达到了225%,这是全球发达经济体中最高的。但是日本有很多问题,在不断的演化。随着人口老龄化,社保的问题、医疗的问题、养老金支付的问题,经济增长的动力会越来越少。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所以日本未来逐渐衰落,现在衰落为二流国家,未来可能衰落到三流国家。

如果全球三大发达经济体都没有办法在短期内恢复的话,很可能我们未来遇到的情况就是经过长期,而过去没有遇到这个问题。我们在十五期间、十一五期间,增长的势头非常快,我们搭着全球化的快车经济也能蓬勃发展。“十二五”期间不出意外的话,整个“十二五”的经济是在逐渐恶化的。如果你还按过去的时候推,十五的时候按照这个效果很好,十一五的时候按照这个效果很好,“十二五”期间有可能不一样,这个可能是未来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很像2007年。2007年如果你只从中国国内经济来看,你会发现中国的经济不错,那个时候经济过热。

但是2007年外部已经出现了风险,2007年8月份全球几乎每一个发达国家的央行都在同一个时间联手救市,我们转型的速度很快,我们2008年10月开始感受到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11月份我们酝酿出台4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现在出了什么问题呢?怎么可能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能找到这么多的投资呢?我们现在也遇到类似的情况,如果看国内的情况还不错,但是你看看外部的经济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第二轮的金融危机,第二次的主权债务危机。

尽管出现了二次探底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不像2008年第四季度那么严重,只能通过结构性改革,结构性改革需要酝酿的时间,需要储备的时间要更长,这是第二个部分,我们要警惕外面的经济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

第三个判断也是长期的判断,就是风险不在经济而在政治。因为你想如果出现重大的金融危机,调整的时间更长,一定对社会和政治带来非常大的影响。我们看看1929和1933年的大潮,最后美国的政治格局基本上变,罗斯福新政和罗斯福新政之后美国的政治、美国整个的政策完全不一样。在欧洲出现了德国的纳粹上台,在日本出现了军国主义,在苏联刚刚取得政治权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在某种程度上最后这次危机对中国的革命业带来了影响,最后使得共产党战胜国民党,影响非常深刻。

我们在过去二十年经历了这次经济的高峰,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时候,曾经出现了第一次的经济循环,那个时候国家贸易发展得很好,国际投资发展得很好,美国的铁路为什么能那么快修起来,和阿根廷富起来?我们某种程度上还不如原来的经济循环,那个时候国际上没有波动,现在全球做贸易,在全球做投资不需要顾虑那么多的风险。

但是第一次经济全球化的结果很快出现了,各个国家的贸易保护,贸易保护主义很快出现的移民,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为什么从第一次经济全球化会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呢?这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浩劫,不是全球化的本身,是全球化的速度太快,如果你的速度太快,超过速度的限制,你会翻车。

二战之后有一位学者写了一本书《慢点行》,变革的方向和变革的速度共同决定变革的收益。我们现在也遇到这样的风险,展望未来我们有可能遇到的发展环境会越来越恶劣,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动荡。一个动荡可能会在不同年龄的人口之间会出现。

2010年全球年均失业率是12.6%,成年人的失业率是4.8%,全世界各地涌现出来一批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凡是有大批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的时候,社会一定会问题。回顾一下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回想一下中国的上山下乡。

我们再看看北非和中东失业率平均在25%左右,再看看占领华尔街,主要也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失业率才刚刚开始,过一段时间可以体会到,整个的世界观,整个政治格局会发生重大的改变。这是一个很可能会出现的一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另外一个是贫富差距之间会出现更大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占领华尔街土地的口号,1%和96%,不仅是穷人和富人的比例,是中产阶级和富人的比例。美国是中产阶级民主,经济增长扩展到一大部分中产阶级社会稳定的基础,中产阶级没了,中产阶级都是买房子的人,房地产下降,工资没了,白领都成了蓝领,蓝领都失业了。

原来的失业救济面临千疮百孔,漏洞百出,我们原来总觉得只有中国才会有仇富心理,看看人家美国不仇富,看看富人都是乔布斯,都是比尔·盖茨。这种贫富的差距会带来更多的政治问题,更多走向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

还有就是影响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在经济形势比较好的时候,一旦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对其他种族、对其他宗教,像挪威包括比利时现在出现的枪杀,包括在伦敦出现的骚乱,巴黎街头出现的烧银行、抢银行,反映出来这个问题。我们在过去未来遇到更多的是贸易、货币和就业上,和中国崛起的环境会变得越来越严峻。

到最后这三个判断的规则我们应该明白,我们必须认清楚一个问题,再想维持过去的发展会越来越困难。为什么在“十二五”期间我们一条主线就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因为我们已经到了这个时间,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不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可能会遇到非常大的风险,我就讲这些。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铁岭看青春痘哪家好

刚怀孕有什么症状?

子宫肌瘤给患者带来的影响

四川达州白癜风治疗的费用

上海治疗输卵管堵塞的费用是多少

上海妇科医院_月经不调应该怎么调理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