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笔仙之死亡的边缘2[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4:26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三阿娇的死亡

一周后,我出院了,恢复往日的生活,也继续学习,却没看见苏丽在来上学

更以为笔仙这件事早就过去,殊不知,笔仙这件事根本没有过去

推开寝室的门那一刹那,我吓傻了

阿娇站坐在寝室的窗户上,腿一摇一摇,嘴里好像还哼着小曲

“阿娇你在做什么?快下来”

我朝她大喊,她却没有反应,我急了,下面围满了学生

“你在做什么,下来,阿娇!”

她侧着脸看我,好像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想伸手去拉她,可是….迟了

“啊”

我亲眼看见阿娇跳了下去,那一下,我仿佛听到阿娇说“你们都在死亡的边缘”

我爬到窗户上,看着阿娇坠落,死亡,我哭了,我怕了,第一次,这么恐惧

不一会,我就被带走了

“事发的时候她有说什么吗?”

我只会摇摇头,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笔仙,她又来了

一直问一直问,我也只摇摇头罢了,难道我会说是笔仙做的吗?他们信吗?我冷笑道,笔仙,我就要和她斗斗,我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我被放出后,再次把她们几个找了出来,但是这件事对她们的打击太大,她们都心不在焉,我已经再三强调过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结伴,不要单独,更加强调了,笔仙,我们一定是被笔仙诅咒了。

阿娇去世后,我们几个便整天闷闷不乐,自从笔仙游戏后,除了我和包珂然之外,还有吴帅,其他的都已经出了事,不是疯就是死,我们约来越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我拿起一看,是一张符

“这是我爸爸带我去庙里的时候,我问大师要的2张,这个寝室,就我们2个了,我怕下一个,就是我了”

说着说着,包珂然就哭了,我赶紧收起那个符,安慰她到,别怕,以后我们一定要在一起,我们要学会斗争,就算只剩我们两个了,也要斗争。

就算是诅咒躲不过,我们能活多久就多久,就这样,我和包珂然就睡了,那晚我梦了个梦,这个梦是这样的

我看见了一个女生,在草坪上默默的坐在,走进一看,是阿娇,我想要叫她,却叫不出来,然后一转眼,又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向她招手,我慢慢的走进,仔细一看,这个不是我当初看见的那张脸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