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然气石油工业发展新亮点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53:01 阅读: 来源:瓶体厂家

天然气:石油工业发展新亮点

生意社02月18日讯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和利用天然气的国家之一。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塔里木、鄂尔多斯、四川盆地及海域天然气勘探连续获得重大突破,一大批大中型气田相继发现,储量和产量快速增长。陕京一线、陕京二线、西气东输等长输骨干管线的建成,促进了天然气工业的跨越式发展,天然气勘探开发利用前景广阔。 我国天然气资源丰富,探明程度低,发展前景广阔 据新一轮全国油气资源评价成果,我国天然气可采资源量22.03万亿立方米,与石油可采资源量212.03亿吨相当。截至2007年底,我国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3.61万亿立方米,资源探明程度仅为16.39%,远低于石油资源探明程度36.18%,天然气勘探尚处在勘探早期阶段,天然气探明储量呈现快速增长势头。 据统计,2000年以来,我国塔里木、鄂尔多斯、四川盆地及海域天然气勘探连续获得重大突破,一大批大中型气田相继被发现,2001年~2007年累计新增天然气可采储量1.74万亿立方米,相当于前50年的总和。据相关机构和专家预测,到2020年以前,我国天然气年均新增可采储量将保持在2700亿~3000亿立方米。 以资源为基础,以市场开拓为契机,加快天然气勘探开发力度,尽快形成西部区、中部区和海域三大天然气生产基地。我国天然气资源分布很不均衡,集中分布在西部区、中部区和海域三大区。其中,西部区天然气可采资源量7.46万亿立方米,中部区天然气可采资源量6.37万亿立方米,海域天然气可采资源量5.25万亿立方米,三大区合计19.08万亿立方米,占我国天然气可采资源量的比例高达86.61%。 西部区天然气资源相当丰富,但远离东部经济中心。西部区主要包括塔里木、准噶尔、吐哈及柴达木四大含油气盆地。其中,塔里木盆地2007年天然气产量达155亿立方米,成为我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基地。为保持西部区天然气勘探的良好势头,需要进一步加强前陆盆地、古生代地层岩性天然气勘探研究,确保天然气勘探不断取得突破。 中部区天然气资源基础雄厚,勘探开发基础好,离经济中心较近,是近期中国天然气发展的基础和主战场。中部区以四川、鄂尔多斯两大盆地为主,四川和鄂尔多斯盆地2007年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70亿立方米和123亿立方米,分别成为我国第一大和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基地。 近年来,中部区天然气勘探形势喜人,特别是四川盆地相继发现了普光、龙岗等深层海相碳酸盐岩大气田,进一步坚定了在南方找油找气的信心和动力,同时也为川气出川、川气东送奠定了资源基础。 海域天然气资源比较丰富,主要包括莺歌海、琼东南、渤海湾和东海几大盆地,海域临近东部经济发达区,与西部地区相比具有明显的市场优势。围绕海气上岸的目标,加强海域主要盆地的天然气勘探,尤其是莺歌海盆地和琼东南盆地,同时应加强东海盆地的天然气地质研究,保障近海海域的后备天然气资源储备供应,开拓近海天然气储量和产量新的增长点。 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优化能源结构,促进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 我国的天然气产业处于发展初期,天然气的开发利用程度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据美国《油气杂志》发表的年度统计,2007年世界天然气产量达28582.5亿立方米,天然气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为23.8%。然而,2007年我国天然气产量为689亿立方米,天然气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仅为3.3%,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从天然气产量增长速度看,我国天然气产量增速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据统计,2000年~2007年,世界天然气产量年均增速仅为2.07%,我国天然气产量年均增速却高达12.32%。 随着天然气勘探开发力度加大,在西气东输、川气东送等主干管网的支撑下,完善天然气价格机制,培育和完善天然气市场,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预计2010年超过800亿立方米,2020年达到1700亿立方米。届时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有望达到8%左右,对进一步优化能源消费结构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以气代油、以气发电和城市气化,将大大减轻经济发展对石油需求的压力。 加强天然气管网建设和完善天然气定价机制,促进我国天然气工业健康发展 目前,我国天然气工业快速发展,但是仍面临着一些关键因素的制约。这主要包括管线及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干线管网建设不足,尚未形成地区和城市间管网体系等。另外,价格机制不完善,天然气价格偏低,稀缺资源没有形成稀缺价格,这些都是导致勘探后劲不足、消费结构不合理的重要因素。 天然气输气管线是连接天然气上游气田和下游用户的纽带。我国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而天然气消费市场却主要集中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因此,输气管线的建设成为我国天然气生产的一个“瓶颈”,需要制定和出台天然气长输管网法规政策,实现气田、管网、利用的独立运营模式。要加强政府监管,实行市场准入制度,遏制垄断。同时,要加速天然气干线管网建设,尽快形成地区和城市间管网体系,实现天然气管网独立运营,进一步扩大西气东输、川气东送、海气上岸和液化天然气进口的规模,有效推进我国天然气工业的健康发展。 价格是制约天然气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合理的价格可以促进天然气行业的发展,而气价水平取决于天然气的定价机制。天然气价格一般由井口价格、管输价格和配送价格等部分组成。井口价格反映天然气勘探、产能建设和开采成本,是天然气的出厂价格;管输价格则主要包括输气管线建设和运营成本,它形成了天然气到达各城市的门站价格;配气价格包括天然气到达各城市门站后,各级天然气支线及配套设施建设和运营成本,并最终形成了用户价格。 目前,我国对天然气价格实行严格监管,天然气井口价格和管输价格采用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主要定价方法为成本加合理利润,配气价格则由地方物价部门制定。计划经济模式下的天然气价格机制,不能及时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和资源的稀缺程度,不能正确体现价值规律的要求。 调整和完善天然气定价机制势在必行,引导资源合理使用,促进资源节约与开发。从长远看,随着竞争性市场的建立,天然气价格最终将通过市场竞争形成。 新一轮全国油气资源评价成果显示,我国天然气可采资源量22.03万亿立方米,与石油可采资源量212.03亿吨相当。但是我国天然气资源探明程度远低于石油资源探明程度,天然气勘探尚处在勘探早期阶段,随着一大批大中型气田相继发现以及长输骨干管线的建成,我国天然气工业将迎来跨越式发展时期。

芝加哥新楼盘

中海雍景熙岸

其它新房

相关阅读